http://www.dyannbakes.com

为什么你总觉得保险买了就没用了?

  周末一则《救不救我父亲请你投一票》的新闻轰炸了不少人的手机,依然是让人恻隐的大病问题。

  父亲意外摔伤,经历抢救、手术、感染并发症后,医生的论断是“一百万花下去也不一定有用”。

  是为救治康复希望渺茫的长辈负债累累,还是顺应长辈不堪苦痛的意愿、顾念妻儿未来生活艰难 作出“不孝”的抉择?

  这个问题就和“老婆和老妈同时掉水里”一样,不到自己眼前,谁能明白当事人的煎熬。

  保呗儿唏嘘之余,默默趁着周末空闲把自家的保单梳理了一遍。除了自己的,也给爸妈该买的、能买的买上,过期的换掉,并在手机备忘录里标注好续保日期的提醒。

  因为我经常向别人推荐好医保·长期医疗,乍一看到我真是皮一紧:难道好医保有什么我没发现的坑?赶紧点进去看了。

  从带有情绪的字里行间来看,我本来以为这又是一起保险公司“陈世美”的故事。

  2019年3月7日,被保险人因为心律失常需要进行微创手术,在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住院治疗(下称亚心)。

  这里就已经出岔子了,既然想要保险理赔,选择医院就诊之前就应该明确医院是否在保险公司认可范围内。

  没错,这个拒赔案子的关键点,就是医院不在好医保·长期医疗认可的医院之列。

  重点的3个关键词保呗儿已经加粗,所有买了好医保的筒子们这里醒醒神,看仔细并记住这个前车之鉴。

  但这做不得好医保这款产品的数。好医保的条款里规定了“本公司认可的医院”:

  保呗儿对这点是能理解的:有矛盾之处,优先以合同为准(这种表述经常出现在保险合同里)。合同约定是公立医院,那就得是公立医院。

  也是直到她问到我,我才知道,真到大病的理赔,即使是最不该有争议的癌症理赔,程序都可能变复杂。

  保险公司要求她提供的母亲确诊乳腺癌的证据,必须是病理切片检查的方式提供。明明医生都已经确诊并要求尽快敲定治疗方案了。

  姑且不论这个要求的不合理吧,确诊是迟早的事情。她的为难之处是:医生给了她2个治疗用药方案。

  这是前一两年的保险产品,已经停售,条款还没有现在的友善。保险合同里对自费药的使用界定很模糊。

  积极和保险公司理赔人员沟通,也会找到比如我这种半吊子询问(我也尽力了,希望对她有帮助)。

  这对选择自费药治疗方案、背负财务压力的她来说,无疑是大大松了口气的。后续的花费心里也有底了,一家人被打乱的生活秩序,相信也会慢慢重新好起来。

  把自己积灰的保单都翻出来仔细看看吧。不懂的地方趁安好的现在,赶紧弄清楚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